栏目导航
你的位置: 华盛娱乐 > 初中 >

我一定不会忘了王康

更新时间: 2019-03-22
我害怕做梦,却不憎恶梦里的认为,因为那是真实的梦。
 
  那夜,我梦到了王康,老同伙,你还好吗?记忆中我们的模样照样个小屁孩,我方才转入校园,你第一个同我热情的握手。
 
  那时,我对校园里的一切非分特殊陌生,每节下课,你都邑带我穿梭在校园的走廊间,不久我便熟悉了这里。
 
  你一不小心成了我最要好的同伙,我上课缠着你,下课追你玩,和你在一路的天天都很快乐。我懵懵懂懂,不知道进修,师长教师在讲课,而我却理想着太空漫游和奥特曼。我心不在焉,造诣不停在尾端徘徊。
 
  那天,是个周末,我正靠着窗户写功课。气候很晴朗,太阳透过窗户直射进来,非分特殊的暖意。点点余光洒在我的功教材上,显得非分特殊明敞。窗户下方是条老街,常日里人声嘈杂,毂击肩摩,卖菜的吆喝声、汽车的鸣笛声,娓娓道来。这极好的气象与这嘈杂的声音显得极不相当。正在做题的我焦炙不安,异常焦躁,把笔随手一扔,不写了。正在焦躁之时,你轻轻的走来,不留一点声音,我扭头时被吓了一跳。
 
  你耐烦为我讲题,虽然我仍然听不懂,然则你专注的样子让我不忍心去打搅。“你……看我干吗?我脸上有器械吗?”他忽然抬开端说。我吸了口气,开始负责做题,只是为了不让王康失踪望,他对我太好了!
 
  那之后,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,我不得不分开黉舍。临走的时刻,我不知道王康哭的有多悲痛,但我知道,那一刻我笑着流眼泪。毕竟,他陪同了我两年了,这座小城本不属于我,我有点想家了,他应当替我高兴才是。
 
  挥手离别,扬帆远航。别不了的,是你抛出的那根友情的缆绳,无形中紧紧地系在我的心上。时隔多年,我初中都快卒业了,异地的老同学的样子早就隐约,唯你,我依然记忆犹新。你是我年少时刻做的一个梦,梦虽短暂,却很美妙,很真实。
 
  梦里,你甜美的告知我——我在未来等你!